传播通许资讯,让世界了解通许

聚焦瓶颈精准立法释放制度“红利”通许

科技新闻 2019-12-05 11:10200科技日报

11月27日,北京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北京市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条例》将于2020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深刻阐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大意义和总体考虑。《条例》正是为贯彻落实全会精神和国家法律应运而生,是北京坚持和强化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功能的重大制度举措,标志着北京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治环境建设进入了崭新阶段。这对于北京推进科技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构建高精尖经济结构和实现高质量发展具有重大现实意义。《条例》出台后,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组织相关专家学者进行了重点解读。

职务科技成果权属改革制度“破壁”

北京率先迈出 全国第一步

2018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探索赋予科研人员科技成果所有权或长期使用权”。同年7月,国务院印发《关于优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绩效若干措施的通知》强调,对利用财政资金形成的职务科技成果,由单位按照权利与责任对等、贡献与回报匹配的原则,在不影响国家安全、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前提下,探索赋予科研人员所有权或长期使用权。12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广第二批支持创新相关改革举措的通知》提出,在京津冀等8个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推广“以事前产权激励为核心的职务科技成果权属改革”。

为顺应并落实国家改革精神和要求,结合北京市先期探索实践和现实需求,《条例》在全国率先从立法层面对职务科技成果权属改革进行制度安排,明确规定政府设立的高校院所,可以将职务科技成果的知识产权以及其他未形成知识产权的科技成果权利,全部或者部分给予科技成果完成人,并同时约定双方成果转化收入分配方式;另外,在不变更权属的前提下,《条例》明确了单位怠于转化情况下的解决路径,即赋予科技成果完成人自主实施转化权,以此更大程度地激励科研人员科技成果转化的积极性。同时也明确规定,利用北京市财政资金设立的应用类科技项目产生的科技成果,项目主管部门应当约定转化义务和转化时限等,对于项目承担者未按期转化的,项目主管部门可以依照约定许可他人转化实施。

解读

“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我国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根本逻辑,是赋予个体更多权利和利益,从而在根本上调动公众首创精神和积极性。“赋予科研人员科技成果所有权”所指向的改革方向,是符合这一根本逻辑的。《条例》在制度安排上明确了三条解决路径:一是高校院所给予科研人员全部或部分权利,从产权归属上予以变更,同时双方约定收入分配方式;二是职务科技成果的权属未发生变更仍属于单位时,对于单位怠于转化的,科研人员可以自行投资实施或者与他人合作实施转化,尽量避免科技成果转化错失良机;三是对于北京市财政资金设立的应用类科技项目产生的科技成果,从项目立项时就要求约定其转化义务和转化时限;未按时转化的,可以依照约定由项目主管部门许可他人实施。同时,为了给高校院所“减负放权”,规定进一步放开高校院所科技成果自主管理权限,明确科技成果转化涉及的国有资产使用、处置、评估、收益等管理规则,职务科技成果转化的管理链条进一步畅通,管理授权力度进一步加大。这样的“放管服”制度组合拳,无疑会为科技成果转化工作注入“强心剂”。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副院长于飞认为: 2018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探索赋予科研人员科技成果所有权或长期使用权”,这是一个极具价值和意义的政策方向指引。如果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物质和有形财产领域的一次思想解放和伟大实践,则赋予科研人员科技成果权利,堪称是在智力成果和无形财产领域的一次思想解放和伟大实践,有望在科研领域释放出巨大的生产力,从根本上推动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财产权是有共识的法律概念,并被《民法总则》所承认。财产权多种多样,组成一个由简及繁、由弱到强的谱系。其中,财产所有权是财产权谱系中最完满的形态,各类财产使用权则是对所有权权利束的不同拆分组合。科技成果作为财产的一种,自然也能赋予其财产权,也会展现出从不完满到完满的一个财产权谱系。《政府工作报告》中的用语,即表明无论是完满的还是不完满的科技成果权利,均可以赋予科技人员,这是一个重大改革趋势。这一趋势在《条例》第九条中,以可以将职务科技成果的知识产权“全部或者部分给予科技成果完成人”的表述方式,准确地表达了出来,构成本条例的一个亮点。

通许新闻网 Copyright @ 2017-2019 通许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本网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联系QQ: 189300898 邮箱地址:189300898@qq.com